文汇报 | 盛红生:拿破仑把一位上尉派去维也纳于是有了今天的武官

时间:2021-05-08浏览:691

“什么是武官?”“武官的任务和使命是什么?”“武官就是间谍?”长久以来,武官似乎一直笼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作为迄今唯一一部全面、系统介绍武官历史和工作的著作,前述问题在《武官》这本书中得以解答。

本书作者艾尔弗雷德·瓦茨(Alfred Vagts,1892-1986)是一位德裔美国学者和历史学家,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在德国陆军中服役,1923-1932年在汉堡大学从事历史研究。瓦茨于1933年移民美国,先后供职于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等机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在美国经济战委员会任职,战后成为独立学者直至去世。瓦茨的主要著作包括《军国主义史》《历史的文化研究》《防务与外交:军人与外交关系的处理》和《武官》等。

世界上有不少著名将领都有过武官任职经历,例如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五星上将约翰·约瑟夫·潘兴(John Joseph Pershing)在1904-1905年间就曾担任美国驻日本武官。但实际上,武官的历史沿革最早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时期的1805年,一位名叫德·拉格朗日(De Lagrange)的上尉被拿破仑派到法国驻维也纳公使馆任二等秘书,负责了解和报告奥地利军队动向。此后,拿破仑还向法国驻君士坦丁堡、德黑兰和柏林使馆派遣军官作为外交官,使命与拉格朗日相同。这就是武官的雏形,为以后的武官制度奠定了基础。武官是近代使节制度的产物,至今至少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武官其实是集执行军事外交和军事情报等任务于一身的特殊军官,武官是军人的一种职业称谓和职务称谓,也是一类外交代表。

按照国际法,有一点与派遣大使相同,就是在一国向另一国派遣武官问题上必须事先征得驻在国同意,而派遣诸如参赞等其他外交代表则不受此限制,派遣国可以自主决定,武官的身份重要性也由此得见一斑。在法律上武官享有完全的外交特权与豁免,当然也应遵守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尊重驻在国的法律。通常仅有在从事了与其身份不符的活动时,武官才能被接受国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并要求其限期离境。此外,驻一国的各国武官还可以建立武官团。除了一般的礼仪性活动外,武官团活动有时也有实质性内容,例如驻在国定期安排武官团集体参观旅行等。

由于武官工作具有很高的专业性,因此,除了满足一般外交官必须具备的诸如熟练掌握通用外语和驻在国官方语言等职业素养外,还应该在驻外使馆开展日常工作过程中能够在军事领域发挥独一无二和无法替代的作用,真正成为大使的军事顾问和得力助手。与此同时,平时和使馆其他部门保持良好的沟通与合作关系也极为重要。2004-2005年在刚果(金)工作期间,笔者就曾协助处理过一些十分棘手的问题,这中间既有中外军队体制编制差别带来的误解和分歧,又有各种制度不同规定导致出现的矛盾和冲突,这些都必须在大使的直接领导下及时向国内有关部门领导请示,与各方进行沟通。在驻在国积极开展联络甚至动用私人关系来加以协调解决。平时建立的各种社会关系网络此时就会发挥重大作用。“外事无小事”,武官也和其他外交代表一样,心中时刻装着国家利益,唯有如此才能处变不乱,沉着冷静,妥善应对各种复杂挑战,圆满完成任务。

《武官》两编的总标题分别是“武官历史述略”(第1-9章)和“武官工作领域”(第10-18章)。在第一编第一章中关于武官的“先驱和起源”问题上,本书作者写道:“在情况不复杂时,大使可以自己从事谍报工作,但是随着陆、海军的发展对军事专业化的要求越来越高,政府或是选派军人出任大使,或是给大使配备专业助手——被称为‘间谍中的间谍’的陆军武官、海军武官或空军武官。”(第4页)然而身处外交部门和军方“双重领导”之下的武官,如何处理与各方关系是个十分敏感和棘手的问题。“无论后来的陆军部或者总参谋部如何强调武官的独立性,武官必须服从使团团长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充分的承认。”(第7页)在驻在国开展工作时,“武官在国外环境中的举止以及行事必须谨慎小心,由于其使命始终受人怀疑,其言行必须检点。”(第15页)

虽然此书对武官的历史沿革和工作范围进行了较为详尽的阐述,但是其不足之处也是比较明显的:如不恰当地过多渲染在整个武官工作过程中外交部和军方之间的矛盾甚至是对立,并夸大这种冲突导致使馆里文职外交人员和武官之间的失和等问题。实际上,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一国外交工作都是一个整体,要求驻外机构里来自国内不同部门的人要密切配合以落实派遣国外交政策和发展与驻在国的友好关系。本书的另一个小瑕疵就在于作者是历史学者出身,对历史资料着墨太多,而对武官工作中揭示出来带有规律性的东西重视不够。例如,除了具备全面系统的军事专业知识之外,武官对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等领域也必须非常了解,善于借助合法手段将驻在国有关领域的情况报告给国内。武官应该是擅长处理各种人际关系的专家,通过日常的外交和社交活动来建立起广泛和稳定人脉关系网络,从而为开展军事外交和信息收集工作奠定社会基础。此外,武官夫人的独特作用也不容忽视。她们通常会建立比较稳定的联系,组团参加驻在国安排的各种社交活动,如参观学校和慈善机构等,还经常组织本国民族服装秀和厨艺交流等项目,极大地促进了派遣国和驻在国的互相了解,有助于提升双边关系的水平。

然而,回到现实中,无论武官的使命和任务会发生何种变化,武官在驻在国都必须以合法方式来执行任务和开展工作,否则将承担由于从事违法行为带来的法律后果。据媒体报道,2019年10月18日,俄罗斯警方在北德文斯克市的一列火车上逮捕了三名美国外交人员,包括一名海军武官和另外两名武官。当时这三人乘坐的火车刚好将要穿越一处俄罗斯重要的秘密军事基地,俄罗斯方面称这三人的公务旅行虽然事先得到了官方的批准,但是俄罗斯国防部批准的此次旅行目的地为阿尔汉格尔斯克,而这三人却前往北德文斯克市。历史不会重演,但是有时却会惊人地相似,诸如此类的案例在武官的历史上也有不少记录,当然美俄之间的案例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因此,武官还是应该在遵守国际法和尊重驻在国法律的框架下开展工作才会比较顺利,避免破坏派遣国和接受国的双边关系。

(作者系幸运飞艇官网国际法教授,法学博士,曾任联合国驻刚果民主共和国维持和平特派团(MONUC)军事专家。)

阅读原文

返回原图
/